墨染剑霜-殇

开学前最后一天_(:з」∠)_

【原创】今生今世篇·章二

上一章: http://ziwoduti.lofter.com/post/1ecc31b4_ef170678

弋痕夕和山鬼谣是竹马竹马,这人人都知道;弋痕夕是个天然呆,这人人都见识过的;山鬼谣在追弋痕夕,嗯……除了弋痕夕本尊,基本上人尽皆知;但是这弋痕夕有多呆,山鬼谣的追妻路又有多难恐怕就只有本尊清楚了。
就像山鬼谣回忆的那样,在这对竹马在这17年的时光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如影随形,接二连三......也就是恩爱没少秀,狗粮没少发。以至于本来那些心存质疑的老一辈们通通想开,大手一撒,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还是不瞎搅合了。(也搅合不了
什么_(:з」∠)_)
时光追溯到12年前,也就是弋痕夕和山鬼谣5岁的时候。两个仅仅胯骨高的小豆丁一前一后的在自家后院里互相追逐。前面那个孩子,一头黑灰色头发,大概是天生少白头(就是比其他人白的快了一些)。后面那个略微矮了一点,一头黑发微微偏紫三七分成。“弋痕夕,快一点!你都输了多少次了!”说这句话的孩子跑得时快时慢,不知是在等身后的人,还是纯属想要戏弄人家——看似拉近了距离,实际是想把人甩在后面,再看他傻傻地跟上,如此重复。在追在后面的孩子听了他的话,并未给予任何回复,只是闷头跑着。也许此番情景在别人眼里就是孩子跑累了,不想说话。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 弋痕夕只是不屑于说出来,他会用行动去证明一切。

有些事情仿佛是注定的一样:山鬼谣看起来顽劣,但他永远不会抛下身后的人;忽快忽慢的速度是他留给彼此间的余地,激进的话语只不过是一种变相地鼓励,即使现在的他还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去表达...... 也有像弋痕夕那样的,刻入骨头的好脾气,仿佛一直如此;还有就是那出自于本能的,不想说出的话:我一定要超越你,打到你***”......

两人又追追跑跑了一阵,负责照看他们的张妈看玩了有一段时间,俩人的小脸儿也都已经跑得红扑扑的了,于是就准备招呼他俩回屋:“少爷们,回去歇歇吧,我给你们准备了水果沙拉。”听见这话山鬼谣自然而然的停了下来,但是......也不知道弋痕夕是真没听见还是假没听见,直接就扑在了山鬼谣身上。于是:弋痕夕抱着山鬼谣的腰;山鬼谣被扑了个满怀;俩人双双倒在了地上。要不是草地够软,这一下子就能得脑震荡喽。张妈那边叹了口气,看来是见怪不怪了。
“弋痕夕,你诚心的吧!没听见张妈说回屋吗!?”
“回屋又不是游戏结束,我不管这次我赢了,你今天的糖归我了!”说完弋痕夕就这坐在山鬼谣身上的姿势,“张牙舞爪”的示了示威。
“你耍赖......算了,给你还不行吗!快点下去,我要去吃沙拉,不理你了。”
一听这话,弋痕夕赶紧翻身下来:“诶!糖我不要了,你别不理我!”
山鬼谣心想:这招果然管用。但看着那人越来越红的眼眶......心疼了。“别,别,你别哭,我说这玩的!我把糖给你!我不会不理你的!咱们去吃沙拉!”
“我才没哭....”弋痕夕小朋友小声嘀咕到,心想:这招果然管用。
((-.-;)这话怎么有点眼熟……果然,老师你被带坏了!)

进屋后,弋痕夕和山鬼谣洗干净手后,一人一个小板凳,一边看着小猪佩奇,一边吃水果沙拉。因为是小孩子,难免吃得哪都是:弋痕夕现在嘴角就有一粒玉米。只不过......山鬼谣你直接用嘴给人家擦是个什么意思!吃完不松嘴是什么意思!松嘴后的那句“好甜”是什么意思!人家嘴角都被你给唑红了知道不知道!只听“嚓喳”一声,所以两位妈妈,你们等这一刻很长时间了是吗?这“撩妹”技术也是你们教的吗?.......以上为张妈脑中的弹幕。。。

***: 自侠岚 第五季 第10集(总第114集)谣叔背叛玖宫岭前一夜,在试探老师的反应,和老师对话中,老师这一句话把谣叔“气”走了。

【原创】今生今世篇·章一·续

上文:http://ziwoduti.lofter.com/post/1ecc31b4_eefa8973

山鬼谣视角:
我叫山鬼谣,17岁,家境和弋痕夕他们家差不多,学习至今为止还没出过岔子。作为山氏的接班人,我对自家集团的过去和发展自然是了如指掌。至今为止山氏最抢眼的成就 要数山 弋两家的同盟发展关系,以及两家联·门当户对·天作之合·姻的手笔,而负责给两家集团牵线正是我和弋痕夕(敲黑板)。这门亲事是庄娃娃亲,在我们还没出生前就已经早早的定下了约,而这也为外人眼中的意外埋下了“腐”笔......
从我(山鬼谣)和他(弋痕夕)的名字上来看,你应该不至于傻到反应不过来我们俩都是男性。这在外人的眼中也许是庄意外,但于我而言真的没什么,原因很简单,就是我喜欢弋痕夕。俗话说的好:“我喜欢他,只不过恰好他也是个男的”。喜欢一个人和性别又没关系,所以我干嘛要在意那么多¯\_(−_−)_/¯。也许你们不信,但据我的记忆来看,貌似我从小对他的感情就和平常不大一样。
我这人,嗯......按他们的话说,就是骄傲自满,带点鄙夷不说,除了自己爸妈,就没对什么人上过心,唯独对他:那是我记忆初始的地方。5 6岁大的孩子,稚气未脱...好像婴儿肥也没脱,顶着一张白嫩嫩的小包子脸儿,一天到晚跟在我身后。明明跟我一样大却总让人(自)以为我较之年长。眼睛很水 很大再加上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我媳妇太漂亮了),总是让我想欺负他,看他气得鼓着个腮帮子,红着脸但又做不出任何反抗的样子。有时候欺负狠了就眼睛泛红的看着我,要哭不哭的,现在想想应该是自己委屈了却不想给我惹麻烦,才硬憋成那样的(媳妇真好)。之后上了小学,我也就不欺负他了。大约3 4年级的时候,班里有不长眼的,仗着自己块头大,和弋痕夕(班干部)对着干不说,还要上手。英雄救美是必然的,过程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把人收拾了一顿,该请家长请家长,最后怎么解决的我也记不起来了。印象深刻的是,经过那事,我第一次向他成功的表明了心意...........吧,当时用方式比较隐晦,我也不知道弋痕夕那个木头有没有get到(¬_¬)。小学6年一晃就过,这期间的事一件件的说也说不完,反正毕业的时候,除了当事人,全校没一个不知道我在追弋痕夕。再之后就是初中三年,这期间甜蜜的事情也不少,同时也在此验证了社(追)会(妻)对(大)同(路)性(的)恋(不)的(易)恶(之)意(处)。总而言之 17年过去了,一所小学加上一所初中的人都知道我对弋痕夕有意思(高中也快沦陷了),但是......这块木头怎么就是不开窍呢!

【原创】今生今世篇·章一·续(甜版)

上文: http://ziwoduti.lofter.com/post/1ecc31b4_eeb89300

【续】
弋痕夕视角:
我叫弋痕夕,今年17岁,家境富裕,成绩优异。高二的课程虽然紧凑,但不算艰难,平日里的生活可以说是平(混)静(吃)如(等)水(死)。照理说,我的人生轨道应该就这样了:继承父业,娶妻生子,按部就班的最后得个子孙满堂,想养天年。可世事难料,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天爷就会给你开个玩笑。就像我,不知不觉间脱了轨不说,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得没边儿了!
“晚得没边儿”这个时间词有点模糊不清,其实准确的来说,就是在我还是个细胞时,我的人生轨迹就已经被带“弯”了_(:з」∠)_。而这颗带我脱离轨迹的“小行星”就是与我有着婚约的竹马,山鬼谣。据说,打我们还在娘胎的时候,我们就已经非~常“默契”了,也正是这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家里人才在不知道我们 是男是女 的情况下,就枉然定下了这门婚事。说到缘分,可能是在我们转世的时候,那月老年纪大了,老眼昏花,一下子给我们牵了两根红线,导致我们两个各体硬是“分”不开也“斩”不断:太久以前的事我记不清了(例如在娘胎里时的“奇景”),反正从记事起,我的同桌就从来没变过,始终都是山鬼谣一个人的,即使老师刻意把我们分开,最后也会因为各种“不可抗力”的原因做回到一块。不仅如此,幼儿园的储物柜,住校时的床位,春 秋有坐的大巴车,甚至上厕所一个不小心都会碰上......

【原创】缘灭·缘起

今生今世篇·章一(甜版)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恍惚间,昨日襁褓里的两个婴孩,今日已经成长为偏偏公子。今年17岁的他们,结合平常人的话来形容的话那就是...聪明可爱机智善良勇敢无畏天生丽质霸气侧漏邪魅狂拽智商超群极具魅力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天下无双眉清目秀吹弹可破人面桃花英俊潇洒气宇不凡玉树临风仪表堂堂风流倜傥面如冠玉风度翩翩美目盼兮清新俊逸酷到爆的两个...老师的小棉袄家长的小甜心长辈的好后代祖父的乖孙儿朋友的铁兄弟兄妹之间的好兄长姐弟之间的乖弟弟外人眼里的金大腿情(彼)人(此)眼中的贴心知己...... 总而言之到哪都是发光点。这几年中,和连体婴儿相比有过之而不及的他们并没有像长辈们想的那样发生任何因为娃娃亲而产生的不快,仿佛此时理所应当应该如此。当然,在这十几年的光阴中,做为人他们之间难免会时不时生出一点“小插曲”,但所有小插曲所用的磨合时间加起来也不过24个小时,最后反而增加了他们之间的情趣(划掉)友谊。对此两位妈妈自是乐此不疲,其他人...不过就是换个花样发狗粮,习惯就好习惯就好_(:з」∠)_【其他人表示: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学霸,有大腿可抱,我们不想和他们走太近,狗粮真的不好吃】。
TBC

说几句:
这两天我考虑了一下,因为我脑洞比较丰富,再加上读者口碑甜虐不定,所以从现在往后的文章会变成双向走势:同样的梗,一甜一虐的双发展。甜虐两篇哪个先更不定,发展走向也是不固定(为了让剧情合情合理,活起来,我不会为了达成某种结局去迁就另一方,一切讲究水到渠成。谅解,鞠躬)。甜虐两篇在更时,为了不会产生混乱大概不会穿插。一切量力而行,但我会努力,不坑不弃,谢谢大家支持。

漫画上看到的梗
脑洞来了什么都挡不住

【原创】缘灭·缘起

番外:(接章二)
被拽倒病房的两位妈妈此时正一脸(姨)慈(母)爱(笑)地看着两个团子抱在一起,还时不时地咽咽口水(¬_¬)。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两位人母一动没动,张妈看这样八成又是在脑补小说,见两个孩子睡的挺香也就没管她们。又过了一段时间,两人齐齐运气收工,深吸一口气心想:真晚更新有着落了( ̄∇ ̄)!之后便扶着各自微微酸痛的脖子找了个地方坐下,继续她们的“望崽”事业。她们的视线凝聚在两个孩子的身上,但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她们并不是在看自家崽崽。山夫人像是想到了什么终于打破宁静(这是她俩在一起最安静的一次),“你说你家儿子这么漂亮,以后不会嫌弃我家这位吧?!”弋夫人听后愣了一下,回到:“你逗我呢!你家的长成这样了,他还嫌弃!要是这还不行那就没地找了!还有不是我说你,你对你家山鬼谣也太没自信了吧!”“这也不能怪我啊!你家这崽崽颜值实在逆天!也不知道随谁......(越说越小声)”“你说什么?!”“没什么没什么!对了你说这俩谁是攻啊?”一听这是要被打的势头,山夫人赶紧转移话题。“当然是我们家弋痕夕了!妥妥的美攻!”“我看不像吧,你看看这俩人的睡姿,攻受分明啊!”“一边儿去,什么就攻受分明,我看你家山鬼谣就是个忠犬受!”“好好好,不跟你争,咱俩走着瞧!”(此时山夫人心里想:我都十多年的腐女阅历了,眼力能比不过你!)“走着瞧就走着瞧!”(嘴上怎么说,然而弋夫人心里却在打鼓:儿子你以后得争气,别让妈丢脸啊!)......多少年后,吃着自家儿子的粮的弋母不禁自我检讨,当初怎么就那么天真呢(。ì _ í。),自家儿子能反攻?呵呵……(弋母你咋就对你儿子这么没信心呢(¬⌄¬)~)

【原创】缘灭·缘起

缘起·章四
在长辈们亲自确认了性别后(¬_¬),众人终于找对了重点(划掉)决定面对现实,但问题是这娃娃亲要怎么办?长辈们那是各执己见,最终划分为两派:一方:既然定下了亲,就不好废了,如今那两人的缘分已经绑在了一起,避无可避,那娃娃亲留着也罢。当然他们以后的路还是要他们自己走,如若生出什么变故也到时再议。而另一方则是借着他们同是男孩,认为这娃娃亲当废则废,不必留着以生变数。双方争执不下,最终决定..............交由父母决定。这说是由父母商议,实际上就是女方说了算,毕竟在家中,两位先生可是出了名的宠(惧)溺夫(内)人呢......
镜头转到病房内。由于生产顺利,两位夫人的康复期可谓是短的让人咂舌。两人就这样“静”躺在床上,她们像是有着聊不完的话题一样,此时又在喋喋不休地聊着天:
山夫人:“听说了吗?咱俩生的都是儿子。”
弋夫人:“啊?那同喜啊!等等,不对,那咱两家的娃娃亲要怎么办?不会......(¬⌄¬)”
山夫人:“我觉得可以,这毕竟是21世纪,这种事现在10个女生里有9个都力挺!以后可以让他俩去丹麦领证......”
弋夫人:“等等等等,你打住,他们这才出生,你就想着领证,脑子太跳跃了吧!而且咱们怎么想,家中长辈就不一定了,我可不认为他们都那么前卫!”
山夫人:“写文的我怎么可能脑子不跳跃(小声嘀咕),那些大爷大妈你就不用担心了,虽说他们有几个是有点老古板,但三观还是正的,我倒不觉得他们会带来多大阻碍。再说了,你就不期待以后这俩小子能折腾出点什么?他们俩如果......”
弋夫人:“好啦好啦,打住别说了,把你的脑洞收一收,我又不是不支持(自己也确实想看),不就是有点担心吗。话说以后咱俩一起写文吧,有了这俩崽儿,以后素材肯定不少,我有点手痒!”
山夫人:“好啊,咱俩一起更的肯定快......”
此时在门口偷窥(划掉)不小心听到的两位先生无奈地对视了一眼,“得了,还商量个屁啊,让她俩取消娃娃亲是一百个不可能了!” 俩人各叹一口气,不用进去了,直接回去找长辈交差吧…………

【原创】缘灭·缘起

缘起·章三
弋、山 两大家族乃是世交好友,祖祖辈辈一起开家创业,各公司在外看似是各立门户,但实际上背地里却是早就不分你我。也正因如此他们才得以屹立于当时市场,久久不倒,并成为于A市中唯二的两家企业,如今公司后续有人,这对于两大家族来说无疑是锦上添花,喜事一桩。两位继承人的存在,是于同年同月同日同时传入家族的耳目之中,这期间的缘分契合,恐怕天上地下也独此一份。家中老一辈不乏有信天命者,自认为天时地利人和,是上天有意要通过这两个孩子让两大世家合二为一;问过两位母亲的意见后,发现她们并(正)无(有)阻(此)拦(意),于是便早早的就为这对还未出世的婴儿订下了娃娃亲...... 生产当天,在听说两个孩子为同时诞生,家中长辈更是喜上眉梢。看过两个小团子的眉眼儿后可谓是心满意足,心里不禁称赞:颜值怎么高后辈有福了(T⌄T)!可是再问过护士性别后,众人一度认为是自己幻听了。“你逗我!这么好看的娃儿,你告诉我是男的?!”(重点错了!)问题是两人都是男孩,这娃娃亲要怎么算。重长辈一度陷入了沉思。“不可能啊,是不是护士弄错了,他们家的长得那么好看不应该是男孩啊……”


上一章中 12月7日 这个日期是有含义的,有人愿意猜一下吗!
Ps:本人大脑比较跳跃,敞开猜。

P1: 【原创】缘灭·缘起,缘起篇,第二章,俩人(崽)婴儿状态下的睡姿参考。
P2: 日常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