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剑霜-殇

【原创】今生今世篇·章一·续

上文:http://ziwoduti.lofter.com/post/1ecc31b4_eefa8973

山鬼谣视角:
我叫山鬼谣,17岁,家境和弋痕夕他们家差不多,学习至今为止还没出过岔子。作为山氏的接班人,我对自家集团的过去和发展自然是了如指掌。至今为止山氏最抢眼的成就 要数山 弋两家的同盟发展关系,以及两家联·门当户对·天作之合·姻的手笔,而负责给两家集团牵线正是我和弋痕夕(敲黑板)。这门亲事是庄娃娃亲,在我们还没出生前就已经早早的定下了约,而这也为外人眼中的意外埋下了“腐”笔......
从我(山鬼谣)和他(弋痕夕)的名字上来看,你应该不至于傻到反应不过来我们俩都是男性。这在外人的眼中也许是庄意外,但于我而言真的没什么,原因很简单,就是我喜欢弋痕夕。俗话说的好:“我喜欢他,只不过恰好他也是个男的”。喜欢一个人和性别又没关系,所以我干嘛要在意那么多¯\_(−_−)_/¯。也许你们不信,但据我的记忆来看,貌似我从小对他的感情就和平常不大一样。
我这人,嗯......按他们的话说,就是骄傲自满,带点鄙夷不说,除了自己爸妈,就没对什么人上过心,唯独对他:那是我记忆初始的地方。5 6岁大的孩子,稚气未脱...好像婴儿肥也没脱,顶着一张白嫩嫩的小包子脸儿,一天到晚跟在我身后。明明跟我一样大却总让人(自)以为我较之年长。眼睛很水 很大再加上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我媳妇太漂亮了),总是让我想欺负他,看他气得鼓着个腮帮子,红着脸但又做不出任何反抗的样子。有时候欺负狠了就眼睛泛红的看着我,要哭不哭的,现在想想应该是自己委屈了却不想给我惹麻烦,才硬憋成那样的(媳妇真好)。之后上了小学,我也就不欺负他了。大约3 4年级的时候,班里有不长眼的,仗着自己块头大,和弋痕夕(班干部)对着干不说,还要上手。英雄救美是必然的,过程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把人收拾了一顿,该请家长请家长,最后怎么解决的我也记不起来了。印象深刻的是,经过那事,我第一次向他成功的表明了心意...........吧,当时用方式比较隐晦,我也不知道弋痕夕那个木头有没有get到(¬_¬)。小学6年一晃就过,这期间的事一件件的说也说不完,反正毕业的时候,除了当事人,全校没一个不知道我在追弋痕夕。再之后就是初中三年,这期间甜蜜的事情也不少,同时也在此验证了社(追)会(妻)对(大)同(路)性(的)恋(不)的(易)恶(之)意(处)。总而言之 17年过去了,一所小学加上一所初中的人都知道我对弋痕夕有意思(高中也快沦陷了),但是......这块木头怎么就是不开窍呢!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