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剑霜-殇

【原创】今生今世篇·章二

上一章: http://ziwoduti.lofter.com/post/1ecc31b4_ef170678

弋痕夕和山鬼谣是竹马竹马,这人人都知道;弋痕夕是个天然呆,这人人都见识过的;山鬼谣在追弋痕夕,嗯……除了弋痕夕本尊,基本上人尽皆知;但是这弋痕夕有多呆,山鬼谣的追妻路又有多难恐怕就只有本尊清楚了。
就像山鬼谣回忆的那样,在这对竹马在这17年的时光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如影随形,接二连三......也就是恩爱没少秀,狗粮没少发。以至于本来那些心存质疑的老一辈们通通想开,大手一撒,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还是不瞎搅合了。(也搅合不了
什么_(:з」∠)_)
时光追溯到12年前,也就是弋痕夕和山鬼谣5岁的时候。两个仅仅胯骨高的小豆丁一前一后的在自家后院里互相追逐。前面那个孩子,一头黑灰色头发,大概是天生少白头(就是比其他人白的快了一些)。后面那个略微矮了一点,一头黑发微微偏紫三七分成。“弋痕夕,快一点!你都输了多少次了!”说这句话的孩子跑得时快时慢,不知是在等身后的人,还是纯属想要戏弄人家——看似拉近了距离,实际是想把人甩在后面,再看他傻傻地跟上,如此重复。在追在后面的孩子听了他的话,并未给予任何回复,只是闷头跑着。也许此番情景在别人眼里就是孩子跑累了,不想说话。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 弋痕夕只是不屑于说出来,他会用行动去证明一切。

有些事情仿佛是注定的一样:山鬼谣看起来顽劣,但他永远不会抛下身后的人;忽快忽慢的速度是他留给彼此间的余地,激进的话语只不过是一种变相地鼓励,即使现在的他还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去表达...... 也有像弋痕夕那样的,刻入骨头的好脾气,仿佛一直如此;还有就是那出自于本能的,不想说出的话:我一定要超越你,打到你***”......

两人又追追跑跑了一阵,负责照看他们的张妈看玩了有一段时间,俩人的小脸儿也都已经跑得红扑扑的了,于是就准备招呼他俩回屋:“少爷们,回去歇歇吧,我给你们准备了水果沙拉。”听见这话山鬼谣自然而然的停了下来,但是......也不知道弋痕夕是真没听见还是假没听见,直接就扑在了山鬼谣身上。于是:弋痕夕抱着山鬼谣的腰;山鬼谣被扑了个满怀;俩人双双倒在了地上。要不是草地够软,这一下子就能得脑震荡喽。张妈那边叹了口气,看来是见怪不怪了。
“弋痕夕,你诚心的吧!没听见张妈说回屋吗!?”
“回屋又不是游戏结束,我不管这次我赢了,你今天的糖归我了!”说完弋痕夕就这坐在山鬼谣身上的姿势,“张牙舞爪”的示了示威。
“你耍赖......算了,给你还不行吗!快点下去,我要去吃沙拉,不理你了。”
一听这话,弋痕夕赶紧翻身下来:“诶!糖我不要了,你别不理我!”
山鬼谣心想:这招果然管用。但看着那人越来越红的眼眶......心疼了。“别,别,你别哭,我说这玩的!我把糖给你!我不会不理你的!咱们去吃沙拉!”
“我才没哭....”弋痕夕小朋友小声嘀咕到,心想:这招果然管用。
((-.-;)这话怎么有点眼熟……果然,老师你被带坏了!)

进屋后,弋痕夕和山鬼谣洗干净手后,一人一个小板凳,一边看着小猪佩奇,一边吃水果沙拉。因为是小孩子,难免吃得哪都是:弋痕夕现在嘴角就有一粒玉米。只不过......山鬼谣你直接用嘴给人家擦是个什么意思!吃完不松嘴是什么意思!松嘴后的那句“好甜”是什么意思!人家嘴角都被你给唑红了知道不知道!只听“嚓喳”一声,所以两位妈妈,你们等这一刻很长时间了是吗?这“撩妹”技术也是你们教的吗?.......以上为张妈脑中的弹幕。。。

***: 自侠岚 第五季 第10集(总第114集)谣叔背叛玖宫岭前一夜,在试探老师的反应,和老师对话中,老师这一句话把谣叔“气”走了。

评论(2)

热度(3)